Loading...
首页 > 文档

定准天命好成功

创建于: 2010-04-01 03:17:18          

定准天命好成功

谢伟

By XieWei on 2009-5-27 22:35:00

“人的本质是什么?”其实这句话本身就是答案——人们在寻找“人的本质”的过程,使得“人的本质”得以展现。或者用一句流行的话,就是“生命在于折腾”,在折腾的过程中,人的本质就展现了。尤其“二十一世纪缺什么”的答案“人才”被大家广为自省的时候,每个乐此台词不疲的人都开始焦虑:自己到底是哪方面人才呢?为什么给自己“人才”做评级的伯乐迟迟不出现。带着这种挥之不去的遗憾,人们就开始期望用工具去定位一下自己“到底是哪方面人才”。

于是,林林总总心理测评井喷而出。西方的星座学、日本的血型类型论、孔雀-老虎-考拉-猫头鹰特征论、中国的运程表谱等等都带着新时代的特色展现出无限生机。而且这自然也造就了一个巨大的产业。从测评工具编制、测评工具病毒似传播、测评工具附带广告、测评短信化等等,都带动了一片经济繁荣。作为测评领域工作,在此感谢冯导。

中国GDP以持久的高速增长,使大家都相信生在中国,就需要跳跃式成功。每个人都特别怕没有接住从天而降的馅饼,因此想早早了解天使扔馅饼的流程,以期在特定的时刻接在特定的地点。每个人都在努力寻求快速成功的方法。那么们最先想到努力方向就是不再甘做“一块砖”而被国家“哪里需要哪里搬”,而是开始琢磨自己最大价值发挥的空间在哪里,以求最高效的“人才”价值实现。以前人们习惯于“低头拉车”,现在则都在“举头抬望眼”期望获得一个“蓦然回首那机会就在灯火阑珊处”的奇迹。

这就是人们测评的底层心态之一:了解自己天命的急躁:怕失去机会、想获得最佳发展匹配,乃至最佳婚姻匹配。

当然,通过正规的测评,上面这个心态所期望的目标在某个程度上是可以达成的。比如,知名的婚恋网站百合网,注册之后你就需要完成一个心理测评来完成对自己性格特征的评定。之后网站会根据你的性格特征在它已有的数据库里去匹配与你性格最匹配的对象出来。这也都是有理论依据的。比如MBTI(麦尔斯-布里格斯性格类型量表)就指出,有些人是特别喜欢较真儿细节的,那么自然就无法与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为伍。而就职业定位测评而言,有知名的Holland六边形理论。该理论把人的兴趣(注意这里指的是稳定的兴趣倾向,而不是爱好。比如爱好看书、爱好看科教节目、看好与人辩论,其实都反映了thinker型相同的兴趣倾向)分成六种类型,同时所有的职业也可以被归入六种对应的类型,从而人与职就可以实现有效匹配。

学习心理咨询专业的小林,通过测评发现自己的兴趣特征是研究与操作型倾向的,就可以推测如果他去从事心理咨询工作直接与人打交道,有可能成就获得会比较少一些,也较难做到“大师”级。而且小林自己也回忆发现,自己许多咨询实践,都感受到了这种别扭的感觉。于是,小林通过对自己兴趣的了解,清楚自己从事心理学相关方面的研究或者从事指导别人的工作(比如顾问类工作)是比较适合的。从此,他明确了发展方向,获得更有主动性与成效的生涯发展。

所以说,有效工具的应用是可以有助于人的“天命”定位的。开玩笑地想象一下,如果孔子老师也能在早年用用Holland测评,也许他可以更早地给自己定位要做一名伟大的教师。但他没有这样的工具可用,只好周游列国几十载,最后五十了才感慨“五十而知天命”。

所以,一方面人们有了解的冲动,一方面其实心理学里早有一些可用方法,终于可以走向象牙塔为更多人创造人生价值。

只是这个时代,太多人喜欢“看路”(同时,也越来越缺少“拉车”的精神),每个人都在寻找捷径。每个人都在那里忙得不可开交,于是人与人之间深入的交流与沟通越来越少。每个人都守着自己的独门捷径想着垄断与专利,梦想着实践《穷爸爸,富爸爸》所教导的“被动成功”。

这就是测评的第二个底层心态在:对别人信任成本增长,只好求诸于工具,并努力寻求一种自我认同。

“我是谁”有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相信自己是“谁”。为了认同到底自己是“谁”就需要有一个赖以比较、定位的框架与坐标,而这个框架与坐标就是测评工具可以给予的东西。以前的人们都没能那么忙,大家可以通过与老师的交流、与同学的互动、与朋友的切磋,慢慢对自己有一个了解与合理定位。这个过程就如同周哈里窗给出的四象限思考:自己知道与别人自己的“公众我”、自己知道别人不知道的“私秘我”、自己不知道别人知道的“盲目我”、自己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的“潜在我”。

缺乏了老师、朋友、同学的坐标,只好寻找工具化坐标了。从此以后,你与朋友互动就不再罗所一起经历的小故事,而直接说起“我是考拉型,你呢?”这个世界变得多么简洁明了。当听到朋友也是“考拉型”之后,那种归属、认同感,是如何地兴奋啊。世界已经被这些工具划出了格子,生活从此可以更有节奏和秩序了!

就像以前去银行办事,从来都是一个痛苦的事情——排队。但其实并不是排队本身,而是不知道可能要排多久,而且不清楚排到了是否还要重新再排。工具使人们似乎增强的自我把握力,就像拿到了号码牌,等待的时间可以预估,然后可以自行安排。

时代特征奠定了测评的广泛应用,但要注意的是,许多时候人们并不是借助工具在探索自己的定位,而是想证明自己已有的选择。这就像在森林里找一只熊,结果只找到了一只兔子,但却可以用枪逼着兔子承认自己就是熊。

结果呢,许多人对测评上瘾,非要测出一个“好”的结果不可。人们有时信任感的缺失已经不仅仅是对周围人,更多时候对自己也失去了信任感。接着,许多市场专家就投用户所好,编出大量的测评工具出来。但你能够相信让你说说自己早晨起床,是先叠被子还是先拉开窗帘,然后就可以判断你未来适合发展的空间吗?

因此,测评作为一个严格的心理学概念,背后有非常复杂的逻辑。一个测评工具的诞生,首先需要有一个理论结构,然后进行量表项目编制,接下来进行三次试测与相应的三次量表工具的项目修订。最后才可以形成一个标准化的、科学的测评工具来。但这样做起来的成本非常高,就比如前面说到了MBTIHolland工具。因此,大家面对的测评可能大部分都是某个“大师”突然梦中灵感突发,就创造出来的神奇工具。因此,成熟的“测评狂”首先需要有鉴别力。最节省的鉴别方法就是看工具是否来源于专业机构。

正确对待的前提就要理解:人的特征是先在的,测评工具只是在已有的大量关于人的特征的数据基础上划出一个坐标出来。就如同在地上撒一把豆子,然后这些豆子的分布会有一个规律,基于此规律划一个坐标。这个坐标就是测评的理论背景与理论结构。自然,有些人就会落在坐标的典型位置,而有些人则落在不典型区域。因此,对待测评工具结果需要的视角是:先看看这个测评是否有理论依据,然后了解其编制是否科学,接着实施测评。对于测评结果,需要看看是否与自己的人生故事有某种契合性——因为人的特征是先有的,理论在其后。如果你的人生故事与测评的结果有高度契合,那么说明测评是有效的,然后你就可以看看测评的结果与建议。反之,则说明该工具不适用于你。

其次,测评有效应用也要知道测评结果的弹性空间。

比如有些人特征非常明确与典型,那么他需要就有非常精准的目标定位。比如有个高中生非常喜欢动手操作、也很喜欢琢磨思考一些事情,而对于说服人、影响人兴趣索然。从Holland的测评发现,他的结果类型非常集中在一个区域(表现为测评在六边形上只在一个区域里有高得分)。那么,这个高中生选择专业时,最好不好选那些将来需要与人打交道的部门。这就是低弹性空间的。反之,另外一个高中生测出的结果画在六边形上是大大的一个区域,那么他在专业选择上,就不用太多计较了。

最后需要合理理解测评的一点是:你可以用性格类型去理解和原谅自己,但不能以它作为你做或不做任何事情的借口。不要让性格类型左右你考虑选择任何事业、活动或人际关系。人是一个非常复杂丰富的个体,测评可以以简化的方式帮助你自我理解,但生活需要回归复杂的。这个复杂就是:你永远无法通过“看路”实现理想。

实现理想的方式是:用20%的时间把路清楚,然后用80%的时间去“拉车”前行。

评论 (0)